banner
您的当前位置: 红敏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银行“不敢贷、不愿贷”问题仍在,连续两月实体经济贷款同比少增

银行“不敢贷、不愿贷”问题仍在,连续两月实体经济贷款同比少增

红敏信息门户网 2019-11-04 07:22:27
字号:T|T

每个记者:张守林每个编辑:陆久安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今年6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在浙江省台州市召开了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经验交流会。报告指出,银行“不愿放贷、不敢放贷、不愿放贷”的问题依然存在。从最近几个月的数据来看,这种情况没有明显改善。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8月份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万亿元,比上年增加95亿元。7月,实体经济贷款增加8086亿元,同比减少4775亿元。再看看糟糕的水平,国家商业日报的记者发现,与上半年商业银行的糟糕数据相比,糟糕的水平有所上升。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第一季度末为1.80%,第二季度末为1.81%,上升0.01个百分点。

然而,央行在第二季度对银行家进行的调查显示,第三季度银行家宏观经济热度预期指数比第二季度低0.1个百分点,表明对未来的预期有所下降。

换句话说,一方面,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速同比放缓,另一方面,不良率上升,部分银行家对未来的预期下降。在这种情况下,要解决“不敢放贷、不愿放贷”的问题,中国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针对银行信贷趋紧,中国银行研究院(Bank of China Research Institute)最新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预测,央行未来将进一步完善风险补偿机制,打破“经济低迷——风险偏好下降——风险控制标准收紧——信贷收缩的负面循环。

在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背景下,金融机构贷款增速也经历了结构性放缓。银行“不敢放贷、不愿放贷”的情绪依然存在,“宽贷难贷”的特征依然明显。

8月份,实体经济贷款增加1.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95亿元。7月,实体经济贷款增加8086亿元,同比减少4775亿元。

结构上,8月份非金融企业和政府机构人民币贷款增加6513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35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285亿元。7月,非金融企业和组织人民币贷款增加2974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19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678亿元。上述数据显示,企业短期贷款规模在7月和8月继续下降。

从上半年贷款变化来看,就增量而言,上半年人民币对实体经济贷款增长10.0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万亿元。然而,第一季度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增加了6.29万亿元,第二季度增加了3.73万亿元。可以看出,与第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的增长率大幅下降。

从金融机构贷款期限结构来看,上半年非金融企业和其他单位本币、外币中长期贷款增长3.47万亿元,同比增长1880亿元。从余额来看,上半年末余额为54.89万亿元,同比增长10.9%,比上季度末下降1个百分点。上述数据显示,第二季度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速较去年同期放缓,余额增速较第一季度略有下降。

使用方面,第二季度末,境内外固定资产贷款余额40.92万亿元,同比增长10.6%,比上季度末下降0.7个百分点。经营性贷款余额39.8万亿元,同比增长4.4%,比上季度末下降0.3个百分点。上述数据显示,过去6个月,固定资产贷款和经营性贷款的增速有所放缓。

从产业结构来看,第二季度末,本币和外币行业中长期贷款余额为8.87万亿元,同比增长5.2%,比上季度末下降2.2%。上半年增长282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529亿元。本外币服务业中长期贷款余额37.52万亿元,同比增长12.1%,比上季度末下降1.1%。上半年增长2.5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585亿元。上述数据显示,过去6个月,工业和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增速也大幅放缓。

从银行不良贷款水平来看,今年以来不良贷款水平有所上升。商业银行一季度末不良率为1.80%,二季度末为1.81%,上升0.01个百分点。9月24日,央行行长易刚透露,目前银行不良率为1.99%。

相应地,自今年年初以来,对央行货币政策的描述显示,其审慎的货币政策不再“中性”,也不再“控制货币总供应量”,还增加了“加强反周期调整”。

自今年以来,货币政策的反周期调整力度加大。年内,存款准备金率、中期贷款工具、长期贷款工具及公开市场运作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均被用于维持合理及充足的流动资金。然而,在货币政策传导结构结束时,流动性并不像预期的那样。

这一系列现象表明,即使央行继续通过各种手段向金融机构注入流动性,金融机构贷款中“不愿放贷、不敢放贷”的情绪依然不变,货币政策传导在银行信贷环节面临困难,“宽钱紧贷”的特点依然明显。

银行不仅存在“拒绝贷款、不敢贷款”等问题,而且随时都可能出现盲目贷款收回和贷款中断。据《经济参考》报道,近日,中国保监会下发《关于对银行机构不合理提取和中断贷款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要求各保监局和各类银行对银行不合理提取和中断贷款进行专项检查。检查的重点是,是否通过完善信贷体系机制,建立和完善差别待遇和保留控制的差别信贷政策。同时,通知还进一步规定了不允许企业贷款或切断贷款的条件。

《国家商报》记者发现,自7月份以来,许多地方的银监局都发布了一份文件,要求不要盲目提取贷款或切断贷款。贵州省银保监督局建议,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继续向符合信贷条件但遇到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提供金融支持,不得贷款或继续贷款。

甘肃省银监局要求完善差别化信贷政策,客观对待“三农”和小微企业带来的暂时还款困难,不要盲目抽逃贷款,切断对有良好商业前景者的贷款。建立健全操作尽职豁免和容错纠错机制,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不良贷款原因的排查,合理免除信贷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对已经尽职但存在风险的小企业的相应责任。

福建银保监督局还提出,对于符合产业政策、管理良好、前景看好、经营暂时困难的民营企业,省政府要切实落实“五不”要求(不要降低信贷规模、不要抽底、不要提高贷款展期门槛、不要随意贷款、不要随意压贷款),采取精心、有针对性的措施,避免“一刀切”。

在经济低迷的环境下,解决融资昂贵和融资困难的问题更加突出,其背后的关键是信息不对称问题,这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发展“信贷便利贷款支持中小微型企业融资”的通知》,建议依托国家信贷信息共享平台整合税收、市场监管、海关、司法、水、电、气费、社会保障、住房公积金支付等领域的信贷信息自上而下”打开部门间的“信息孤岛”,降低银行信息收集成本。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6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在浙江省台州市召开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经验交流会时,也指出要积极推进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外部环境。

然而,为了降低融资成本,更有必要降低融资难度,并“敢于放贷”和“愿意放贷”。央行行长易纲(Yi Gang)曾指出,如果过度关注融资成本而忽视融资的可获得性,将会破坏金融机构在风险定价方面的自主权,形成逆向刺激,导致金融机构“不敢放贷,不愿放贷”,反而会加剧融资困难。

针对如何改善银行“不敢放贷、不愿放贷”的局面,中国银行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也对此问题进行了探讨,指出有必要完善风险补偿机制,改变金融机构风险控制标准的收紧。目前,广义货币难以转化为广义信用的主要原因在于经济低迷背景下金融机构风险控制标准的收紧。预计央行未来将进一步完善风险补偿机制,打破“经济低迷——风险偏好下降——风险控制标准收紧——信贷紧缩”的负周期。

国家商业日报

江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