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您的当前位置: 红敏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宝宝树大股东变更,超八成营收依赖广告电商业务萎缩,“母婴第一

宝宝树大股东变更,超八成营收依赖广告电商业务萎缩,“母婴第一

红敏信息门户网 2019-11-21 15:44:51
字号:T|T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余玉瑾见习记者孙园从北京报道

“互联网母子第一股”鲍宝书(01761.hk)近日宣布,其主要股东复星国际(00656.hk)增加了其在该公司的股份,腾精控股2011年有限公司(tenzing)以4560万港元将其2000万股鲍宝书股份转让给复星国际。

数据显示,包宝树创始人王淮南共持有25.45%的股份。复星及其控制的子基金总共持有23.48%的股权。股权变更后,王淮南共持股24.27%,复星持股上升至24.67%。复星成为宝宝宝树的最大股东。

鲍宝树在10月14日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没有战略股东的支持,鲍宝树不可能像以往一样长久发展。作为宝宝树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复星对宝树的长期业务授权和增资基于双方从开始到业务的高度一致。我们认为,增持也反映了复星对宝宝宝树未来发展的乐观态度,以及赋予其长期权力的意愿。”

不断的损失,无休止的下降

公共信息显示,宝宝宝树成立于2007年。目的是通过交流朋友和获取知识来帮助马宝解决怀孕期间的困惑。目前,宝宝宝树包括社区、工具、电子商务等母婴服务形式,形成了包括广告、电子商务、内容支付、早期教育、健康和家庭理财在内的商业模式。

宝宝宝树上市前并不是一个高成就者。2015年至2017年,宝宝宝树的收入分别为2亿元、5.09亿元和7.29亿元,亏损分别为2.86亿元、9.34亿元和9.11亿元,累计亏损21.31亿元。

抱着公开输血的希望,保宝树于2018年11月27日以每股6.8港元的发行价正式登陆香港交易所。股票价格在2019年3月6日达到每股8港元的峰值,总市值一度超过135亿港元。

鲍宝树的第一年财务报告没有让投资者失望。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6亿元,毛利5.99亿元,同比增长30%,调整后净利润2.01亿元,同比增长29.7%。鲍宝树11年来首次盈利,主要是因为广告业务的增长。

然而,宝宝宝树在2019年上半年的表现令人惊讶。鲍宝树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收入大幅下降,同比下降40.9%,净亏损9834.2万元,利润同比增长1.22亿元。此外,保包书在该财务报告中预测,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将进一步亏损。至于预期损失的原因,鲍宝树解释说,由于国内市场经济环境的持续下滑,广告商的预算收紧了。电子商务系统整合后,需要时间来培训用户,进一步增加营销费用。

从股价来看,包宝树的股价自2019年3月飙升以来一直在下跌。尤其是在今年上半年财务报告发布后,保宝树的股价继续下跌。面对业绩的变化,资本市场减轻了对保宝树的压力。宝宝宝树上市不到一年,市值蒸发了近100亿港元。截至2019年10月14日收盘时,宝宝宝树报出2.19元/股,总市值37亿港元。

然而,创始人王淮南在谈到鲍宝树股价“无休止下跌”的趋势时,似乎颇为“佛教徒”我关心股票价格,但不关心它。“他曾公开表示,他更关心宝宝宝树长期市场价值的管理和趋势,并表示品牌可信度、充足的现金流和用户流量是决定长期市场价值的因素。

然而,它的性能下降是不可忽视的。为什么操作上有这么多困难?一些业内人士指出,这与其核心业务模式的不清晰密不可分。

收入取决于广告,大亨的祝福很难引导

目前,保宝树最大的股东是复星集团,而第二、三、四大股东是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淮南、阿里巴巴和美好未来。

鲍宝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的战略股东在业务、人才、经验等方面给予了鲍宝树全力支持,战略合作关系正在深化。”

王淮南曾经说过:“我们认为这三个股东对宝宝宝树的价值是巨大的和长期的。”他提到复星和宝树在中国年轻家庭的教育和育儿布局上有99%的相似战略任务。作为领先的电子商务平台,阿里是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最佳合作伙伴。珍惜未来,用宝宝树打造学习链。

的确,有了复星国际、阿里和有着美好未来的知名企业的认可,以及它们与各股东的业务优势互补,加上“互联网母子平台第一份额”的光环,宝宝宝树上市以来可谓“得天独厚”。加快发展资本输入的光明前景迫在眉睫,但宝宝宝树却逐渐找不到它的重点和方向。

进入2019年,宝宝宝树的表现下滑。主要问题是收入过于依赖广告业务,电子商务业务没有得到很大改善,业务模式不够清晰。

从盈利模式来看,宝宝宝树有三种现金流模式:广告、电子商务和知识支付。

根据招股说明书,广告占收入的比例最大,在过去四年中占50%以上。招股说明书显示,鲍宝树的广告业务在2015年贡献了1.67亿元的收入,占84%。从2016年开始,宝宝树将测试水电子商务和知识支付领域,广告业务仍将是稳定业绩的主力军。2017年,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51%,而2018年,这一比例上升至78.4%。截至2019年6月,这一数字攀升至87.9%的新高。

这可以从宝宝树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中看出。具体来说,正如宝宝树11年来的第一次转机得益于广告业务的增长,尽管今年上半年广告业务同比下降了29%,但它仍然是宝树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9年,在新广告形式的冲击下,整个广告业将会萎缩,这对严重依赖广告资金的宝宝宝树来说不是好事。根据携程的《2019年中国广告客户营销趋势调查报告》,全媒体广告费用增长率从2018年2月的26%一路下滑至2019年1月的-5.9%。

去年6月,鲍宝树和阿里在电子商务、广告和营销、线上和线下母子场景方面开展了大规模合作。然而,宝宝宝树2018年的年度业绩出人意料:电子商务收入比2017年下降了59%。

2019年上半年,宝树的电子商务业务萎缩速度加快,较去年同期的9060万元下降了78.5%。根据财务报告,电子商务系统的发展进度慢于预期,主要是由于电子商务系统发展的技术复杂性高于预期,目前正在进一步完善和提高。

有人指出,宝宝宝树电子商务业务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宝宝宝树将其原有的电子商务业务转移到阿里的电子商务平台上,可以用于自身用途的流量被分流掉。业内一些人士认为,宝宝树很可能将电子商务业务完全转移到阿里,并在自己的平台上关闭电子商务业务。

然而,作为一个垂直的母子社区,交通流量一直是宝宝宝树的优势,这也是宝宝宝树可以思考的未来如何更合理、更充分利用的优势。2019年上半年,宝宝宝树的平均月用户数为1.56亿,同比增长8.5%。根据trustdata的《2019年上半年cmnet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截至2019年上半年,宝宝宝树一直在母婴妊娠市场排名第一,是业内唯一每月存活1000万的母婴社区应用。

宝宝宝树的高成本也吸引了投资者的注意力。2019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占收入的42.19%,管理费用占57.50%。在业务发展逐渐显示疲软迹象后,降低高额销售费用是透支吗?《华夏时报》记者就鲍宝树商业部门的发展重点以及未来销售和管理费用的支出计划提出了问题。该公司没有做出积极回应。

责任编辑:黄李猩编辑:韩枫

广西快3投注 北京快3 德国pk拾赛车 江西11选5投注 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