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您的当前位置: 红敏信息门户网 > 汽车 > 万博无法连接到站点|洋学者:古亚洲都讲希腊语,为何唯独中国不讲?网友回复一针见血

万博无法连接到站点|洋学者:古亚洲都讲希腊语,为何唯独中国不讲?网友回复一针见血

红敏信息门户网 2020-01-11 10:33:42
字号:T|T

万博无法连接到站点|洋学者:古亚洲都讲希腊语,为何唯独中国不讲?网友回复一针见血

万博无法连接到站点,公元前334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带领马其顿和希腊联军迈上了东征之旅,经过十年的时间。亚历山大歼灭了强大的波斯帝国,向东一直打到了中亚和印度,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亚历山大帝国。

亚历山大死后,他的部将纷纷自立,瓜分了他的帝国,并建立了一系列讲着希腊语的国家。因此从小亚细亚到遥远的巴克特里亚(阿富汗一代)希腊——马其顿人建立了多个以希腊语为国语的国家,统治着成千上万的亚洲人。

亚历山大帝国虽然短暂,但是他所留下的遗产却相当丰厚。由他部将所建立的塞琉古、托勒密等王国,皆维持了300年国祚。成千上万的希腊商人、行政官员、教师、专门职业者以及雇佣兵纷纷涌入亚洲,从而,为新的希腊化文明,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

当时,希腊人大多居住于城市的中心,周围皆是被他们统治的土著居民。但是希腊文化很快便融合当地的土著文化,变成了一种全新的文化,也出现了大量杰出人物。比如撰写《几何原本》的欧几里得,第一个提出日心说的阿里斯塔克,第一个算出地球周长的艾拉托斯特尼以及古典时代最伟大的医学家——盖伦。

在当时,希腊语已经成为亚洲大部分地区最流行的语言。到处都有人吟诵着希腊人的诗篇。当时的西亚、中亚以及印度部分地区,希腊语几乎成了通用语。而土著的达官显贵们,也纷纷以学习希腊语以及希腊人的生活习惯为荣。

由于这段历史是如此的辉煌,因此西方史学家将这种现象骄傲地称为“希腊化时代。”古罗马史学家普鲁塔克曾骄傲地说:

波斯一代的年轻人从小就阅读《荷马史诗》,唱诵索福克勒斯和由里皮德斯的悲剧诗,远在印度的人们都在学习希腊语

根据公元前200年左右的巴克特里亚的税务收据以及士兵军饷账本等资料显示,在亚历山大死后一个多世纪,希腊语一直是当地的日常官方用语。此外,希腊语还深深渗入到印度。古代印度孔雀帝国曾多次颁发政令,而这些法令大多会附有希腊文翻译,明显是为了照顾当地说希腊语的族群。

如今在中亚、印度等地,发掘出大量具有希腊风格的工艺品以及刻有希腊文的铭文,充分证明这个时代是存在的。例如今天阿富汗北部的提利亚特佩发现的贵族墓葬中,那些精美的殉葬品明显来自于希腊艺术。

然而令现代西方学者困惑的是,古代中国似乎对于灿烂的希腊文化非常冷淡。中国人从不像其他亚洲人那样对希腊文化着迷,也从不会讲在西方人看来十分高贵的希腊语。当时汉朝开拓西域后,与位于巴特克利亚的希腊化国家——大夏、大宛、大月氏都发生过联系。但却从未对希腊文化有任何兴趣。

对此,有很多西方学者将此归结于中国距离希腊太远,而且亚历山大也从未像征服波斯那样征服中国。

不过最近有个叫卢卡斯.尼克尔的英国学者认为,中国秦朝的兵马俑是在希腊工匠的指导下完成的,而这正是中国服膺于希腊文化的证据。在兵马俑身上,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出希腊艺术的痕迹。

同时,还有学者认为,中国人并非没有学过希腊语,例如张骞带回来的葡萄之所以呼作“putao”,是因为它的词源是希腊语bótrus(一串葡萄),两者发音的确很相似。

对于西方学者的看法,中国网友皆议论纷纷,认为他们是典型的“西方中心主义者”。首先,一些网友认为,古亚洲之所以接受希腊文化,是因为他们被马其顿——希腊殖民者所征服,其上层人士皆为希腊人或希腊的傀儡。实际这种政治形式和后来西方帝国主义在殖民地的形式有其曲同工之妙。亚洲人接受希腊文话,讲希腊语,未必是因为喜欢和崇敬,而是为了生存。从希腊人联想到后世的西方人,其霸道和无耻是一脉相承的。

其次,有网友认为,古代中国之所以无视希腊文化,并不是因为太远,而是根本不屑一顾。从《汉书·西域传》中看,当时汉朝对希腊化国家的了解,绝对比现代人想象中要深。甚至,汉朝人还知道亚历山大大帝,只是汉朝人将他翻译为乌弋山离。

对于希腊化国家的特点和文化,汉朝人也是知道的。希腊国家铸造钱币时,喜欢以其君长为头像。比如《汉书西域传》曾记载崇尚希腊文化的帕提亚帝国:

以银为钱,钱如其王面,王死,辄更钱效王面焉。

而帕提亚国也确实如此。除此以外,汉朝还注意到乌弋山离国,也是“其钱独文为人头,幕为骑马”,同样将人物头像铸进钱币。

此外,汉朝还知道希腊的某些神话。比如希腊人传说,在地中海有种食人的美人鱼,名为塞壬。而东汉使节甘英听到此故事后,竟不敢履行自己出使罗马帝国的使命。而此事也被记入了《后汉书》。

然而,汉朝对于希腊文化的记述也仅于此了,在他们看来,希腊文化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是一些奇技淫巧,并不值得学习。相反,汉朝对于希腊化国家的物产非常在意,因此无论是《汉书·西域传》还是《后汉书·西域传》都详细记述了希腊化各国的物产。

而张骞等探险家之所以详细记载这些物产,都是为了为后续汉军征服西域,降服诸希腊化国家做准备。

但对于希腊化国家的军事实力,汉朝更是不屑一顾。对于帕提亚,汉朝评价为“兵弱”。此外,汉朝将中亚希腊化国家巴特克利亚称为“大宛”,而对其评价也相当感人:

“其兵弱,畏战。善贾市。”同样也是兵弱。

其后,汉武帝看上了大宛国的汗血马,不惜远隔万里予以征讨,最终被汉军杀得大败。由此可见,希腊人虽然能对付一些亚洲土著,对付上大boss中国,只有歇菜的份。别说是塞琉古、托勒密这样的君主,就算亚历山大复活也只有给秦、汉送人头。

此外,希腊化国家对汉朝也毫无文化优越感。汉武帝时,曾带西域各国使臣到长安,其中包括一些希腊化国家,示以汉之广大。这些国家看后竟大为惊骇,丝毫不见希腊式的倨傲。

至于兵马俑,就更不可能是希腊人指导制作的。这是因为在兵马俑身上,往往能看到作者暗中刻写的地名和人名,比如有咸阳、栎阳、临晋、安邑等,就是没有看到外国工匠的名字或是地名。以秦法的严格,若真有希腊人指导制造兵马俑,完全没有理由不记载。说希腊人指导制造兵马俑,简直是荒谬可笑。

由此可见,汉朝无论是文化还是国家实力,都远胜于希腊化各国。对于中国文化,希腊文化并无优越之处。希腊人虽然能在文化上征服波斯人、中亚人,但对中国没辙。中国不会讲希腊语,兵马俑更不会请希腊工匠?难道中国人就造不出兵马俑。因此有人评价那些西方学者,收起你们的西方中心主义吧!

好书推荐:都说读史可以明智。然而中国上下五千年,史料更是浩若烟海,想读完二十四史谈何容易。据笔者所知,读完二十四史的学者,简直屈指可数。为了方便大家了解中国历史的脉络,著名学者蔡东藩的《中国历朝通俗演义》便诞生了。

本书上起两汉,下至民国,共计651万字,是中国跨度最长,字数最多的历史小说。与《三国演义》《隋唐演义》等小说不同的是,《中国历朝通俗演义》以史实为主,演义的部分非常少。如果说《三国》是七分真三分假,《通俗演义》便是九分真一分假。

因此,本书不仅可以给大家带来娱乐,而且能真正学到知识。故而历史学家顾颉刚才极力推荐这本书:“读《二十四史》,不如读这本《通俗演义》”。

这套书在理工社出版,一共六本,在经过严格编审后出版,加起来6千多页。如今本书正在头条号上做活动,原价400,现价165,而且只印了5000册。大家也看到了,本书已经卖了2700多套,由此可见,此书有多么欢迎。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就再难以如此实惠的价格买到质量如此优秀的书籍了!

因此,有意向的读者,请点击下方横条参与团购,绝对物超所值。